澳洲媒體「全黑」抗議政府箝制新聞自由

澳洲媒體「全黑」抗議政府箝制新聞自由 1

2019 年 10 月 21 日,可以說是澳洲新聞媒體的「黑色星期一」。澳洲各大紙媒在今天統一以全篇頭版黑色篇幅,警告澳洲人民 : 「澳洲政府企圖以立法手段箝制新聞言論自由」。這次澳媒的「全黑」行動,可以說是澳洲媒體有史以來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團結起來,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要告訴澳洲人民 : 「Your Right To Know」「你有知情的權利」

澳洲媒體「全黑」抗議政府箝制新聞自由 2

這一切要從今年六月說起 …。澳洲聯邦警察無預警的二次突襲搜查澳洲廣播公司 ABC 雪梨總部,搜查與 ABC 在 2017 年進行一系列被稱為「阿富汗檔案 – The Afghan Files」的報導相關。在該報導中,ABC 記者 Dan Oakes 和 Sam Clark 揭露了澳洲特種部隊在阿富汗非法殺人及不當行為的指控。而真相報導似乎惹惱了澳洲政府及聯邦調查單位。聯邦警察無預警的闖入 ABC 總部,要求 ABC 人員交出相關人員的所有電子郵件、文章、圖表、數字紀錄、可視資料、未剪輯原片及該檔案所有文字紀錄。在這場震驚全澳洲的突襲檢查之後,總理莫里森自然成為首要指責對象,而總理表示 : 「無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」「一切都是為了新聞自由」但問題是,是對誰有利的法律呢 ?

箝制新聞自由

澳洲《公共利益披露法》以更多的限制澳洲新聞媒體對政府單位進行調查。《數據保留方案》允許政府可以獲得新聞記者的原始信息數據以得知原始消息來源。更要求所有數據保留兩年,之後,政府可以在不用搜查令的情況下秘密獲得這些資料數據。一些報告顯示,截至 2018 年底,澳洲電信業每年收到約 35 萬個數據元提供請求。最受爭議的《電信和其他立法修正案》中,強制電信業必須與政府合作,協助政府機構進行調查,可能包括在個人通訊設備上安裝間諜軟體,或使加密通信得以解密。

信息來源保密

當 ABC 發現聯邦政府的目的,是為了得知提供消息的來源是誰。ABC 堅持不願意透露新聞來源。堅稱 : 「消息來源保密是新聞媒體最核心的道德原則之一,此一原則受聯合國所承認,對正常運作、自由獨立、強大且有效的新聞媒體來說,至關重要。」在美國,《美國權利法案》也規定國會不得制定剝奪言論或新聞自由的法律,除了保護所有人也保護新聞自由。《紐約時報》對於澳洲警方的搜查行動稱之為「對致力說出真相者的威脅恐嚇行為」

保護媒體自由

澳洲是自由民主國家中,唯一在憲法中缺乏《人權憲章》內容的國家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記者,尤其是那些從事公共利益新聞報導的記者,可謂如履薄冰。最令人不安的不是記者遭起訴,甚至不是突襲搜查媒體本身,而是公共新聞的寒蟬效應,掌握消息來源者更不太可能願意向媒體透露消息,因為他們冒著風險,甚至,連媒體本身也冒著風險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澳洲媒體呼籲《媒體自由法》的催生,撥開某些法律的複雜規定,對澳洲的新聞基本自由,公共利益新聞的未來,給予認可及保護

就像總理莫里森所說,沒人能凌駕法律之上,但當澳洲媒體無法保護人民為公共利益監督政府時,澳洲的民主制度可謂名存實亡。

澳洲媒體「全黑」抗議政府箝制新聞自由 3

關閉選單